二炮戈壁演习打出某型导弹历史最高精度(图)

而该旅官兵向笔者描述他们遇到的狼
材料图:二炮部队实战演练   6月22日晚,奇寒。   6月24日晚,闹狼。   6月26日晨,阵雨。   这就是多变的戈壁滩。戈壁的一切,在第一次参加实弹发射任务的第二炮兵某旅海南籍上等兵卓怀辉眼里,都是那样地新奇刺激。他给这片地域取了个极富浪漫色彩的名字:野狼戈壁。   戈壁的雨,来去飘忽不定,永远让你捉摸不透。而在雨夜,笔者夜宿部队汽车连帐篷,感受到的只有接近摄氏零度的透骨寒凉。   狼,小朋友们似乎已经喜欢上了从没吃到过羊肉的“灰太狼”。而该旅官兵向笔者描述他们遇到的狼,却都具有凶残而狡黠的本性。   除此之外,戈壁还有干冷的风夹着漫天的沙,还有一望无际的荒凉。基地机关干事赵长雄诗曰:一出塞外风烟寒,黄沙漫漫眼不干。西行好做江南梦,北望更见朔方残。昆仑山口餐白雪,青海湖中洗征衫。长空寂寥千里碧,且将戈壁当银滩。   下层官兵无此才情,却有“吃到沙子权当调料,半月不浴泥可御寒”的坚韧,更有豪气冲天的气概:一营自命“野狼营”,三营自命“猛虎营”,二营遂于营帐口贴上“前不怕狼后不怕虎”!   这,就是当代军人的革命浪漫主义。   然而,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也不能只靠浪漫情怀和英雄主义。谁英雄谁好汉,发射场上比比看。   6月24日晚,笔者转宿“野狼营”。人狼僵持就发生在该营,笔者能不能“有幸”遇到狼?这不得而知,但“野狼营”3位“当家”倒让笔者颇感兴趣:营长沈勇、教导员石勇、副营长韩小勇,“三勇”带的营队该有多勇?抽点结果显示,打首发的“野狼营”只有一名号手参加过实弹发射,他们能不能首发命中?总之,笔者直觉这个营有“戏”。   进得营帐,只见一方沙堆上立起牌匾,上面绘着一个大大的狼头图案。漫步各个帐篷,满眼尽是有关狼的格言诗词。再看官兵,一个个形神显勇、目光含智,颇有几分“狼”气。石勇直接把笔者带进首发单元所住的帐篷,要求笔者给大家讲讲笑话,减减压力。并说:“都是大老爷们,雅俗不忌。”   笔者深知石勇用心,想必大道理小道理他们平时讲的不少了,于是搜肠刮肚甩出讲了多年的一堆看家笑话,全是“干货”“硬货”。谈笑间笔者发现,尽管绝大多数同志是第一次打实弹,但大家并不怎么紧张,也许是平时训练有素吧。列兵陈枯泉告诉笔者,他们更多的是兴奋,上午抽点结束后,当得知所在连队两个发射架都被抽中,一个主打、一个备份,他们无不欢呼:连续“人品爆发”了!笔者还了解到,他们中一位叫刘炳国的班长年底即将结束军旅,而发射“零日”,正好是他的生日……   辗转难眠,起夜“埋雷”。由于经常转换部署,发射营通常不挖固定茅厕,只各自带锹进入划定区域,事毕,铲沙掩埋,官兵戏称“埋雷”。“雷区”远离营帐百余米,侧方即为闹狼之地。笔者想起列兵郭赞的描述:当时,我和老兵黄浩在站夜岗,突然回头看到两点幽绿的磷光……我们不敢朝它开枪,怕遭到群狼战术……距离才几十米,我们退,它们逼,就这么僵持,绕了野战车场一圈……最后,营长打空爆弹才把狼吓走。越是想着郭赞的描述,笔者越觉得后背发凉,赶紧打手电示意站岗的士兵靠近壮胆,于是,享受了一次有双枪双岗护卫的特殊如厕经历。   发射“零日”,戈壁晴空如洗。“零时零分零秒”,1号操纵手韩建辉果断按下发射按钮。数分钟后,扬声调度传来末区报靶:首发命中,偏近××,偏左××。历经多次实弹发射的沈勇告诉官兵:这是本型号导弹发射史上最高精度!   号手们欢呼着跃出掩体,把刘炳国抛起、接住、抛起,含泪齐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余俊成 宋海军) 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