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驻德大使:德国对二战赎罪态度可为日本提供镜子

德国政府还同有关国家和犹太人组织签订一系列赔偿协定
  用“德国镜子”照日本态度   德国和日本同是二战侵略战争的罪魁祸首,但战后的德、日领导人对二战侵略罪行的态度却迥然不同,本人曾在德国东、西两部分学习、工作25个春秋,耳闻目睹战后德国是如何“清算”二战历史和“战胜”过去的,愿为日本提供一面“德国镜子”。   首先,德国历届领导人不分党派,都明确承认希特勒德国发动侵略战争,并公开向受侵略国人民赔罪、道歉,请求宽恕。今年1月26日,即联合国“国际大屠杀纪念日”前夕,现任德国总理默克尔还表示:德国“对纳粹罪行、对二战的受益者、特别是对大屠杀的犹太人受益者负有永久责任”,“我们必须正视历史,确保我们做国际社会良好的、可信赖的伙伴,现在如此,将来也是如此”。   第二,对纳粹头目绳之以法,不允许否认第三帝国的大屠杀犯罪行为,并严防新纳粹主义抬头。德国重新统一之前,无论在东德还是在西德,都进行了非“纳粹化”清洗,不允许纳粹分子担任公职。据统计,从1946年到1965年,西德有6115人、东德有12807人因纳粹罪行被判刑。为防止纳粹沉渣泛起和新纳粹产生,联邦德国先后颁布了一系列法律规定,包括禁止使用纳粹的各种标志、口号和敬礼仪式以及具有纳粹象征的符号、标语和徽章,取缔新纳粹组织。对同情纳粹、对犹太人进行诽谤攻击和恶意伤害者,或宣扬种族歧视,否认希特勒大屠杀行为者,可依法判处3-5年徒刑。   第三,教育青年正视纳粹暴行和二战侵略真相,树立正确的历史观。德国把学校历史课列为培养年轻人确立正确历史观的重要途径。例如,按照柏林州的教育大纲,为9年级先生历史课编写的《民族国家与世界大战》一书,把分析纳粹历史作为重点,而为11年级至13年级编写的当代史,要求经由过程学习使先生深入了解德国是如何走向纳粹独裁的,探讨纳粹是如何走上灭绝欧洲犹太人之路的,20世纪时德国社会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野蛮的状态。   第四,为对历史负责,德国向受纳粹迫害者,特别是犹太人,提供经济赔偿或补偿。并指出,纳粹罪行是无法用金钱来补偿的,但经由过程赔偿有助于减轻受益者的痛苦。1953年,西德政府经由过程第一个战争受益者赔偿法,规定凡在二战中受到政治、种族和宗教迫害的,均可得到赔偿。德国政府还同有关国家和犹太人组织签订一系列赔偿协定。除政府赔偿外,纳粹时期曾强迫外国人和集中营囚犯做苦役的大公司,如大众、宝马、西门子等也进行赔偿。   第五,尊重战后国际协定,承认战后边界,放弃领土要求。1970年,联邦德国与波兰签订了《华沙合同》,确认奥得―尼斯河为德波永久边界;1973年,与捷克斯洛伐克签订了《布拉格合同》宣布1938年导致纳粹德国吞并苏台德区并进而侵占整个捷克的《慕尼黑协定》无效;1990年德国统一后,重申对邻国没有领土要求。   第六,走和平生长道路,置身于一体化的欧洲,接受其制约,以减少邻国对德国重新崛起的疑惧。上世纪50年代,西欧国家从建立煤钢同盟开始推动西欧一体化,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制约估计将会重新崛起的德国,使它不再能威胁邻国。德国领导人对此心知肚明,但还是接受了这种制约,并一再声明德国不走“特殊道路”,将使自己成为“欧洲的德国”。几十年过去了,德国以真诚悔过的言行获得了昔日被侵略国家的谅解和信任,成为欧洲一体化建设的中坚力量。(作者是中国前驻德国大使梅兆枯,本文节选自作者在由中国政策科学研讨会国家安全政策委员会等单位联合主办的纪念《开罗宣言》发表7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 标签:1970年 二战历史 德国统一 赎罪 华沙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