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村航平:耀舞伦敦的日本体操“全能王”

在男子体操团体项目
  中新网伦敦8月1日电 (张素)照顾三箱“特供”巧克力备战、教练特批“他喜欢什么就吃什么”、女明星纷纷示爱,可见这位日本体操“一哥”内村航平如何受到热捧。现在,他手捧那枚为日本体操队所夺的本届奥运会首枚金牌:“金牌很重,但最闪耀。从今往后我还将继续我的体操生涯,用完美的演绎答谢各位。”   在日本体操前任领军人物富田洋之于2009年退役之后,内村航平接过日本男子体操的枯誉之旗。自此,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便悬在他的头顶:在伦敦奥运会上,把“男子团体”和“个人全能”两块牌从北京奥运会上的银色“镀”成金色。   就在前天的体操男团决赛上,日本队失误频出,一向获评“敏锐、稳定”的内村航平也被“感染”,在鞍马项目的结束动作上失去平衡,使日本队仅列第4。鞍马是他最喜欢的项目。虽然日本教练顶着得罪原本第二的东道主英国队的压力,申诉追回一块银牌,但在悔恨不已的内村看来没有不同:“我到底在做什么!”这也让他在面对英国媒体的诘问时甚为为难:“真的很抱歉,这毕竟是竞技体育。”   由此,里子、面子皆失的内村航平必须肩负起“日本体操首金”的重任。尽管在壮行仪式上他豪言“不知压力为何物”,尽管在初抵伦敦时他一派轻松“不限定奖牌颜色,我对拿牌有120%的信心”。话犹在耳,却事过境迁,从团体初赛时在单杠、鞍马两项目上的严重失误开始,及至全能比赛结束,内村航平始终再未展露小虎牙。   以一个团身后空翻转体1080稳稳降地结束全能赛6个项目的内村航平在无数挥动的“太阳旗”下,终于微微一笑。生性含蓄内敛的他不习惯以言语致谢,但他的母亲透露“他每次都会笑着把领奖时的花束送给我,那就是他要说的。”   内村的父母在年轻时都是日本知名的体操运动员,这对体操伉俪悉心培育出一位耀眼的明星。作为父母,他们永远站在儿子的身后:“我相信他,他尽力了。”日本队痛失团体金牌后,他们只这样说。   出身体操世家的内村航平从3岁起便继承父母衣钵,从此再无退意,“我只有在体操里才有真正的笑容。”当年还是小先生的他仰着脸说。有子如此,父复何求,曾是日本高中体操冠军的内村和久带儿子赴东京,拜师?V原光男。后者可谓“体操血统”,一对父子曾为日本体操队奥运五连冠立下赫赫战功。   然而中国体操男队的强势回归撕开了日本的“把持梦”,在北京奥运会上,中国男队“钻石一代”大比分封王,“千年老二”杨威在全能比赛里以近乎完美的表现一雪前枯。两度在领奖时站在中国队的右边,未满弱冠的内村航平对媒体立誓:“我要超越前辈。”如今,他果然领军西征。   四年间,杨威、李小鹏等中国体操老将退役,内村航平则从“新人王”成长为“全能王”。伦敦是他的福地,2009伦敦世锦赛上他便以明显优势登上全能最高领奖台,开启了他在世锦赛全能的“三连冠”。内村航平却绝不仅满足于此。在男子体操团体项目,日本队连着五次负于中国队,激发了他的斗志。他将2011年世锦赛上的团体赛银牌合影设为手机背景,“每看一次我就发誓一次,一定要夺金牌”。他为保本届奥运会的团体金牌,毅然放弃个人跳马单项:“在我心里只有团体冠军。”   在男团比赛上“镀金”不成,内村航平沉着脸说:“那枚银牌并没有让我感到拿了牌。”而在今日的全能赛上拿到梦寐以求的金牌,他笑得畅快:“有点像做梦一样令我不敢置信。”   内村航平说他始终坚守着一个原则:“体操之所以能打动观众在于漂亮,所以,我要展示出最漂亮的姿态。”历经初赛失常、团体赛失手,他仍能重整信心,乃至“耀舞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