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称斯诺登事件或将重绘互联网世界地图

美国 斯诺登 欧洲 奥巴马 诺贝尔
  “嘘!老大哥正看着你!”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60多年前在《一九八四》里如此描述未来集权社会的监视。时殊世异,原本用来隐喻苏联的这句名言,用在尔虞我诈的西方世界身上,似乎更为贴切。   无罪辩护,千夫所指?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12日表示,美国的监控是在本国法律框架下进行的,总统正“试图让民众理解监控计划的必要性。”事实上,在上月德国《明镜》周刊爆料美国临时监听欧洲盟友后,奥巴马迅速回应称“欧洲人对我的说话也感兴趣”。   试想一下,美国政府不着力做危急公关,而到处去做“无罪辩护”,会对世界关系产生何种影响?   法国总统奥朗德就美监听欧盟回应称,针对美国对欧洲盟友的监视,欧盟列国“必须一致立场进行应对”。事实上,今年以来,欧盟成立了欧洲网络犯罪中心,并出台了第一份涉及网络安全的全面战略,推动相关立法。   而在今年7月12日的南方共同市场国家首脑会议上,南方国家一致对因怀疑窝躲斯诺登并对玻利维亚总统禁飞领空的欧洲四国提出交涉,并要求道歉。   越来越多的“一致”声音似乎表明,在棱镜门事件后,全球都在针对美国――在共同的利益诉求下,新的国际声音在世界范围内寻求重组。   盘根错节,难分难舍?   2011年,美国亲眼见证了“推特”和“脸书”对埃及危急的酝酿、推进、升级,尝到了“革命无罪、造反有理”的甜头。以“人权”为牌,借“反恐”之名,这似乎能让互联网的政治渗透水到渠成。   斯诺登事件为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情报网带来了考验:似乎全球都是受益者,只有美国是受益者。但利益纠葛远不是绝对化的。   据美联社报导,作为“五只眼”情报同盟的英语国家,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不会放弃与美国共享的情报互联网。自二战破译德日海军密码起,这个情报同盟已经持续70多年,它在国防和安全问题上有深厚的合作根基。国立澳大利亚大学战略国防研讨中心研讨员布拉克斯兰称,澳国政客们一开始会像欧盟一样指责美国的监控行为,但在了解澳美安全关系的好处后,则会选择默然。“这种关系的优势太大了,放弃它就是疯了。”   各方执笔,何处归途?   互联网是“有颜色的”。委内瑞拉国家自由技术生长与研讨中心研讨员罗加近日发表文章称,互联网“生长扩张不仅服务于大众需求,也为几个特定集团的霸权做出了贡献”。   打破美国把持的“互联网地图”,国际社会正呼吁一个新的网络安全机制的建立。在即将到来的G20峰会上,互联网安全有望作为一个重要议题被讨论。   在刚刚结束的“南共市”国家首脑会议上,列国在网络安全问题方面形成了几点共识:加强地区内信息技术生长,减少对跨国企业依赖;促进知识产权的占有、分享和技术转让。这似乎可以证明,互联网安全问题上新的利益集团正在整合。   故事正在走向戏剧化。斯诺登上月因“让世界变得更美好更安全”被推荐参评诺贝尔和平奖,而4年前,这个殊枯属于他的死对头奥巴马。如果斯诺登获奖,或许是诺贝尔委员会对被揭露的互联网世界地图的检讨,也是打给美国一记响亮的耳光。(任一丁) 标签:美国 斯诺登 欧洲 奥巴马 诺贝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