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防卫白皮书》 搅局者只会搅乱自己

把南海作为日本
  原标题:搅局者只会搅乱自己   于8月2日正式公布的日本2016年版《防卫白皮书》,最大的“卖点”之一就是对南海与东海局势极尽渲染之能事,无端指责中国“试图凭借力量改变现状,继续采取堪称高压式的做法”。对中国在南海进行正常、合理与合法的建设活动,白皮书竟然指责这是“切实推进既成事实化等,试图毫不妥协地实现单方面主张的姿态”。白皮书还对中国海军舰船在东海正常航行的做法表示出所谓“危急感”,称其“单方面升级行动,引发强烈关切”等。新版防卫白皮书继续延续了往年所谓的“中国威胁论”,继续鼓吹中国“军备、军费增长及其不透明性”等不实之词。   针对日本2016年版《防卫白皮书》,人民网日本七日谈专栏邀请中国社科院日本研讨所副研讨员庞中鹏进行了点评,内容如下:   2016年版日本防卫白皮书的出笼有两大背景:一是所谓的南海仲裁裁决结果公布,二是日本正式施行以解禁集体自卫权为中心的新安保法。在此背景下,日本正式出台防卫白皮书,自然有其深意。   首先,经由过程刻意营造出一种日本周边局势紧张的“氛围”,意图从“外部”向“内部”传导压力,从而可以在“不知不觉间”向日本舆论与民众诱导出“修宪”的主题。“修宪”,一直是安倍的“夙愿”与“梦想”,而参议院选举胜利后,安倍修宪的“宏愿”愈发强烈。然而,“修宪”之路面临的障碍与困难很多,其中最大的难关是“民意关”,若不能赢得日本大多数民意的支持或理解,“修宪”最终可能是“功亏一篑”。所以,对安倍来说,做民意的工作,就是“修宪”准备工作中必须最先着手的措施。不外,民意之工作,是繁琐而艰巨的,直接宣示或开门见山都不是办法,必须拿出一个妥帖的方法。于是,从外部环境着手,编造外部威胁日益迫近的事实,渲染战争“火药味十足”的幻觉,就能让日本民意相信,周边局势之紧张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修宪”乃是不得不走的一步,而只有“修宪”才能缓解紧张局势,“修宪”才能彻底应对外部的威胁。   其次,配合美国等国,妄图继续搅局南海问题,以便乘乱谋利。南海仲裁案结果公布后,局势生长并不如美日等国所愿,更多的国家、国际组织与国际有识之士,纷纷出来声援中国的正义主张,美日等国原先的盘算――利用南海仲裁裁决进一步孤立中国――的阴谋没能得逞,这让美日等国感到懊恼不已。特别是日本,是对南海局势最为“关注”的一个域外国家。南海问题,日本不是当事国,理应置身事外,但日本却乐意看到南海问题升温,意图乘机“捞取利益”。南海局势越紧张,南海局势越混乱,对于日本而言就越是“佳运良机”。因为,南海局势“搞乱了”,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升高,南海一些周边国家就会“有求于”日本,这样日本就可以乘乱以加强友好关系为名向一些国家“兜售”军事武器装备,这样一可以为生长壮大日本军工产业服务,二可以向南海周边国家扩展军事影响力。   又次,把南海作为日本“军事实践”的一个试验场,为新安保法的降实寻觅切入点。如果南海局势发生到“不可控”地步,日本就可以依据2015年新版《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以及正式施行的新安保法,以对“日本和平与安全带来重要影响事态”为名,在配合美国军事行动的前提下,再按照行使所谓的“集体自卫权”,而与美国舰机一起出现在南海。这既是加强日美同盟实质关系的一环,更是日本实现自由“出兵海外”暴露军事野心的重要战略步骤。   不外,日本费尽心机地在“海洋问题”上大做文章,就一定能给日本带来实惠与安全吗?日本共同社就指出,“要确保国民的安全和安心,不能仅偏重于扩大自卫队活动,经由过程与近邻列国坚持对话等寻觅有效的办法也很重要”。共同社还指出,“安倍政府客岁出台的安保相关法对日本的安全有何效果,则只能说是雾里看花”。   日本已经享受了二战后长久的和平局面,今后还可以仍旧继续“沐浴在和平阳光的照耀下”,但“修宪”与“扩军”的逆流只能是与和平背道而驰,“修宪”与“扩军”的步伐迈得越大,和平就越少,危险就越多。   目前,“安倍经济学”已经疲态尽显,日本经济仍旧在低位徘徊,少子高龄化的人口结构越发严重,“出兵海外”“扩军强军”等激进行动不能与国内社会、民意与经济相契合,这样的“强军战略”只能是空中楼阁。   “欲搅局者,其乱自己也”。日本原本计划是利用南海问题牵制与遏制中国生长,甚至打乱中国和平生长的足步,正好可以从中渔利。但现实中,南海问题是一个本不应该存在的问题,那是在美日等域外国家的挑拨下被人为地炒作成了问题,而现在该问题并没有达到美日等域外国家希望达到的目的,反而该问题搅乱了日本自己的方寸。   (庞中鹏 中国社科院日本研讨所副研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