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媒:解放军攻击性日增 印军设中国小组忙备战

印度军队设置小组紧盯中国
  “从军事到经济,印度军队设置小组紧盯中国”――《印度斯坦时报》17日的这一报导称,印度陆军6大军区中的3个已设立中国小组,“他们接到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密切跟踪中国的每一个行动,挖掘中国战略构想的核心,预测其对于印度国家安全的影响,并每日撰写报告”。熟悉印度军队的中国专家17日告诉《环球时报》,印度政府智库、大学等有不少专门研讨中国的机构,但军方成立类似机构还是初次,且全部由现役军人组成,“火药味”甚浓。《南华早报》17日引述学者的话分析称,该报导披露的时机是计划中的,“印度和中国都将和对方的冲突当做增强自身实力的来由,在印度,中国被描绘成重要的敌人,以证明高额国防预算的合理性”。   据《印度斯坦时报》报导,这是印度军方初次部署针对中国的特别小组,这是印度陆军总司令比克拉姆-辛格的主意。印度军方认为,此举将帮助印度更好地了解中国。小组成员来自印度北部、中部和东部军区,而中印两国在北部和东部存在临时边界纠纷。一名高级官员告诉该报,他们接到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密切跟踪中国的每一个行动,并每日撰写报告。文章引述消息人士的话说,这些小组不仅监测中国的军事能力,还包括其他重要的领域,如国际关系战略、软实力举措和经济改革等。“这个小组瞄准的并不是这里的入侵或那里的违法行动,而是大局。”他澄清说,此举并不意味着印度军方会干涉国家外交事务,这一小组是印度军方的“内设智库”。   《印度斯坦时报》称,3个小组中,一个设在总部位于加尔各答的东方司令部,共6名成员,由一名陆军准将统领。另一个小组设在总部位于乌坦布尔的北方司令部,还有一个小组设在总部位于勒克瑙的中央司令部,后两个小组均由3名成员组成,由上校统领。文章称,近几个月来,中国在实际控制线附近区域变得越来越具有攻击性。“中印正在签署新的边界合同,但一系列入侵行为令双边关系变得紧张。”   一位熟悉印度军队的中国专家17日告诉《环球时报》,印度军队新成立的“中国小组”在性质上与以往印度国内各大学、国际问题研讨所等学术机构成立学术性质的、智囊型的中国问题研讨团体不一样。从目前透露的消息看,“中国小组”是设在军队司令部内的,且级别还不低。该小组可以说是印度军方专门针对中国进行军事情报搜集和分析的司令部参谋机关。该专家认为,中印两国目前在边境划界问题上存在很大争议,经过多年外交磋商,双方立场仍难以调和。因此,印度军队新成立的“中国小组”是印军加强对华军事准备的一部分,其成立具有很浓的“火药味”。   2月10日至11日,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第17次会晤在新德里举办,中国国务委员杨洁篪和印度国家安全顾问梅农参加。《南华早报》称,在客岁印度总理辛格接见中国期间,双方签署了一项协议,旨在防止双方再次发生僵持事件。而杨洁篪与梅农的会晤则是在此次接见后双方外交高官的第一次会晤。“中国宣称喜马拉雅山东部的9万平方公里土地为其领土,而印度则称中国在西部的阿克赛钦平原占领了其3.8万平方公里的领土。”报导称,总部位于新德里的智库――政策研讨中心的战略研讨教授布拉马-钱德里说,中印两国对彼此的情报工作都很成功。“中国利用其经济实力获得情报,而印度则依赖友好国家的情报来源。”此外,卫星侦探也是两国情报的重要来源。他认为,中印两国不太可能会有迫在眉睫的匹敌。“在客岁中国的一系列入侵行动之后,中印边界目前保持平静,这有两个原因。一是边界地区太冷,大雪封锁了山区的通道。另一个原因是,北京对日本的外交攻势使其无暇顾及与印度的紧张局势。”   除紧盯中国,印度对美国的举动患得患失。“美国拒绝与印度谈中国”,《印度时报》17日略带不满地报导称,美国国务卿克里14日接见北京前,美国官员曾到访中国并就南亚问题与中国举办“南亚对话”。“这并无不平常之处,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过去一年来美国拒绝与印度举办‘东亚对话’,拒绝与印度议论中国问题。”文章称,接替坎贝尔的美国新任助理国务卿拉塞尔对印度要求举办“东亚对话”表现出“无情的沉默”。印度方面很多人将此描述为奥巴马政府的“战略性忽略”,表明美国不愿介入亚洲事务。随着希拉里和坎贝尔的卸任,印度在奥巴马内阁中再也没有“A级支持者”了。而另一方面,早前举办的美印日“三方会谈”若不是日印努力维持,也可能会泡汤。